• <strong id="06ifg"></strong>
  • <span id="06ifg"><video id="06ifg"><b id="06ifg"></b></video></span>
    <span id="06ifg"><blockquote id="06ifg"></blockquote></span>

      <span id="06ifg"><sup id="06ifg"><nav id="06ifg"></nav></sup></span>
      <strong id="06ifg"></strong>

      老字號

      泰昌生木號

      發布者:超級管理員 發布時間:2018-01-23

      斗轉星移,春去秋來,人類一步步走向文明,同時也一步步留下了各個歷史時期的足跡,給人們美好的記憶和啟示。今天,泰昌生木號的特色建筑,仍在向人們陳述在它周圍發生的一樁樁鮮為人知的往事。

      泰昌生木號是金壽木幫后來居上的重要成員。所謂金壽木幫,金是湖北金湖(今大冶部分地區),壽是湖北壽昌(今武漢江夏區)。兩縣木商同集口岸港,合組為金壽木幫。金壽木商原以耕讀為本,農閑時外出短途經商。十八世紀末葉,開拓遠途經商,在蘇北地區原以販運棉花為主,有“花幫”之稱。當時,花幫發現蘇北木材緊缺,因而改營木業。至十九世紀中葉,他們首先在江都仙女廟、三江營等地經營木材,以后發展到口岸港。因為口岸經濟川港(老南官河),水運可直達泰州及里下河各地,腹地廣闊,是比較理想的木材中轉港。

      泰昌生木號老板劉漢舫(1886—1954),原籍湖北大冶縣劉仁八鎮。其父劉宗勉,清光緒初年舉人,生三子,次子即劉漢舫。其人辦事精明,為人厚道,年輕時亦中過秀才,20歲成家后立志干一番事業。金壽木幫在口岸港生意紅火,劉漢舫也想投身木業。由于資金困難,故暫借前輩花幫生財之道,與志同道合者到海安、如皋農村購棉花運至湘鄂地區銷售,賺錢后再運少量木材,經口岸港沿內河水網到棉區銷售。雖然船載木材有限,但周而復始,憑著吃苦耐勞的決心與信心,幾年下來積蓄頗豐,進而加入金壽木幫,登記注冊,取木號“泰昌生”,至湘、黔、鄂等地扎木排下運至口岸批發銷售。劉漢舫為人厚道,遇人常帶微笑,經商行風正派,很受上下左右敬佩。經營木業并非易事,木排是龐然大物,在江中是無舵之舟,每逢險灘惡水,排工和師傅們均全神貫注,通力協作,冒風險拼命干。為求木排安全下運,不受損失,劉老板放權給排上包頭師傅,以酒犒賞員工,且發給厚酬,以資鼓勵。木排順利到港后,劉老板親自接風,安排排上員工到口岸頭牌大酒店——正陽門胡順興盛宴犒賞。

      劉漢舫生意興隆,財源滾滾,便立志在口岸扎根。民國初年,劉漢舫拆除簡易棚屋,購地建房。鄂省人一般都入鄉隨俗,而劉漢舫鄉情尤深,特意從故鄉大冶招聘十多名工匠,歷時二年,按照故鄉劉仁八鎮的建筑特色,在遠離故土的口岸江邊營建家園。

      泰昌生房屋建筑技術十分考究,僅基礎工程采用古老而科學的梅花樁,使用木料三十兩木碼(約20立方米)。整個建筑群的建筑面積為830平方米,全部工程用木料約三百五十兩木碼,總造價合八千石糧食之巨(含地價),為一般民房造價的二倍以上。

      該建筑按照木業經營和消防安全需要而設計。選址隨地形而定,坐東朝西,面臨出江要沖——濟川港,三面環河,前面有大片木材堆發場地,是一座整體關聯的老式建筑,計有房舍30間,主要有經營、居住、宿舍(帳房、鉤業工人、員工)、接待(來往商旅)以及貯藏等功能。正門廳南側是賬房,亦為一般商家業務接洽處,北側則較為考究,為大戶接待室,紅木家具及擺飾俱全,黃銅水煙袋數只,隨時供來賓吸用。沿中間過廊,南片數間為一般客房和雜物房(堆放蔑纜等物),并有棺材鋪房二間。最南片的十多間為廚房和餐廳,配有大鍋五口,主要為鉤業工人、勤雜人員及一般客戶服務,正常中午用餐達100多人。而正東廳為雅客飯廳,可以擺放2—3張圓桌,配有專職人員服務。正門廳北側有一邊門進入園中園,幾間屋舍為高級職員居所,且有密室隱于其間。主人劉漢舫,則另購口岸鎮區地基—塊,建一四合院式別墅,號名“寶善”。劉先后有三房妻室在此居住,共生有九個子女,其中第三妻葛蘭芬生有五個兒女。葛蘭芬出生于如皋城里—個開油坊的小康人家,雖然識字不多,但素質很好,劉漢舫明媒正娶,于民國十九年將小于他20多歲的葛蘭芬從如皋迎到口岸寶善別墅,張燈結彩,喜結良緣。在以后的伴侶生涯中,她生兒育女,操持家務,盡到了一個賢妻良母的責任。

      1939年冬,蘇南大片河山慘遭淪陷,蘇北泰州地區亦為日軍所覬覦,日機頻繁從江南起飛,轟炸泰州。

      一天,殘陽如血,一架從泰州上空竄返江南的日機,特意圍繞龍窩北側的可疑目標盤繞數圈后,突然俯沖,投下一枚炸彈。隨著一聲巨響,只聽到磚瓦破碎聲和呼救聲,轟炸機聲漸漸遠去。人們朝硝煙沖天處望去,同聲驚呼泰昌生完了!然而,離彈著點僅二丈遠的泰昌生,墻面只被掀掉了幾塊板磚,創傷程度微不足道。人們圍著這幢并不陌生的建筑群,邊觀察邊議論,謎底很快就破譯了。其一:泰昌生由于建筑形式獨特,從任何角度望,30間房屋的建筑群都屬一個整體,空中鬼子看到下方三面環河的龐然大物,疑為軍事設施,故把不愿帶回的—枚炸彈丟給了它;其二:泰昌生房屋雖屬磚木結構,但建筑技術卻與普遍民房不同,木頭房架用料較多,銜接合理,拉力強,即使墻面全部倒塌,由房架支撐的屋面也不會塌下來,何況墻體堅固,并有鐵巴將墻體與邊山頂梁柱緊緊箍在一起,形成了很強的抗震性,所以在炸彈的沖擊波下泰昌生安然無恙。

      大難過后,人們齊聲稱贊泰昌生的建筑藝術。

      二十世紀二十年代,各木號蓬勃發展,達到高峰。不少木號都大興土木,效仿泰昌生,將舊棚屋改建成五、七架梁的廳屋或樓房,從龍窩口到口岸鎮,沿河數里,木號林立,一派繁榮景象。

      抗日戰爭期間,國難當頭,寇患連連,民不聊生,百業俱廢,口岸金壽木公所114間的建筑群毀于日軍侵略的魔火,金壽木幫不少木號被迫停業。為躲避戰禍,劉漢舫舉家遷往上海,木號經營場所由心腹管家余明承照應。后泰昌生的部分房屋一度被日軍占據為兵營,木號被迫停業。1941年,地方名流姚序東、孫公甫借用部分空余房屋創辦了口岸初中。管家余明承辦事精明,能夠協調各方面關系,因此避免了不少麻煩,使建筑群未受到破壞。

      1945年8月,日寇投降后,劉漢舫從上海回到口岸重振其業。但時隔不久,內戰爆發,關卡林立,賦稅沉重,貨幣貶值,泰昌生木號不堪重負,在困境中掙扎。

      1949年,全國解放后,口岸港以金壽木幫為代表的木商業又蓬勃發展起來。木商業者為感謝黨的關懷,踴躍資助地方公益事業,例如口岸建筑人民大會堂,泰昌生和金壽木幫各大小木號都自愿捐獻巨款,以資落成。

      1953年,遵照國務院公布的關于木材由國家統購統銷的規定,各木號均自愿申請轉業和閉歇,泰昌生也停止經營。但是,金壽木幫的特色建筑——泰昌生建筑群至今保存完好。

      (注:本文線索提供人:王文濤,資料提供人:泰昌生木號劉漢舫次子劉為瑜、永興隆木號后人劉志本、龍窩居委會主任鞠永高。)

      看片免费播放器